W.L

信仰不灭,灰烬重生。

我并不是一个……有潜力的人。


别人轻轻松松就能找到的路,我用了三年半。


……直到今天。


长庚说过:“倘若不是弥足深陷,怎么配算走火入魔。”


我想,我大概是不配的了。


从今天开始,应该是从今天开始。


我在这个世界上最喜欢的人,马上就要离开我了。


圣经里说爱是宽容慈悲,是放手。


可是天啊,如果爱是一件这么痛苦的事,为什么我还要追求它。


这种如同撕裂一样的情感……痛苦得要死掉了一样。


我宁可从此远离,但引力要执着地把我的视线投向那边。


是光亮,是温柔,是怀抱。


是我一生得不到的爱与向往。


【伞修】一个人

“我没这么说过。”


叶修漠然地拿起桌上的烟盒,把手往兜里一揣,走了。


现在是十二月末。嘉世的红色灯牌在他身后亮的像个夜总会。高高地挂在那儿,不知道要给谁看到。可能是嘉世的粉丝们吧。


叶修给自己点了根烟,深深地吐了口气,叼上烟。


他知道自己当务之急是寻找下一个落脚点,但他此时此刻,只想把自己的所有都放空,在一个僻静无人的地方好好地发一场呆。


天太冷了。冷得让他有点想吐。

胃里是翻滚着的酸水,他眼睛盯着脚下的路,但并没有聚焦。


叶修想:我要去哪儿呢。


他想去十八岁那年的西湖旁边。夏天。暖和。而且有一个人。


一个他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人。


说来也是奇怪,叶修此时明明内心一股子的疲惫和麻木,但他想了想苏沐秋,居然又重新在心里燃起了那么微弱的一股火花。


苏沐秋说:“不过是重头再来罢了。”


叶修觉得苏沐秋简直就是一个用棉花做成的溶洞,所有的负面情绪,一辈子的疲惫与麻木都可以倒在溶洞里,一去就不复返。


叶修想:我还要接着打。


我还有一个十年。


记忆里面的苏沐秋就站在他面前,笑得宛如春水潋滟。


他说:“叶修,加油。”




林静姝会很多次地想:如果当初被带走的不是林静恒,而是她,结局会不会有什么变化。


或许有着无忧无虑少年时光的就会是林静姝了,而在管委会里步步惊心如履薄冰的,是那个当年还纤细瘦弱的小孩子。


所以说,如果再来一次的话,林静姝还是愿意让自己被带走。


尽管后来,兵戈相见,灰飞烟灭。



在路上遇到一个糖画师傅,年龄很大了,鬓角全白,只有那么几颗黑发突兀地显现出来。

师傅问我要什么什么字。
他说这话的时候抬头了,眼睛里映着天空,带着有点浑浊又温暖的浅蓝色。

那是老人们眼睛的颜色,我知道。
但这种颜色让我想起了我的姥姥——七个月前合眼的她。

我说,我要一个“好”字。

好,就是什么都好。亲情也好,友情也好,学习也好,生活也好,什么都好。

期盼风雨雷神祝我身边的人们,一路顺风,万事胜意,不惧荆棘,不畏路长。

自我感动了三分钟。

我亲爱的下铺问我:“这是婚礼上送的吗?”

“……。”

【胜出♀】三点一线

出久性转!!高亮!!!


绿谷出久第一次觉得自己确实是个女生。

她打小就对性别这种东西没什么认识,整天跟男生们混在一起往泥潭里滚,搞得绿谷引子总是哭笑不得地说:“小久啊……你还是个女生呢。”

然而在绿谷出久正式成为一名高中一年级生的时候,她的性别意识在教科书的指导下突飞猛进,从有些大大咧咧的假小子变成了一个几乎可以说的上是有些腼腆的……


小女生。


其实硬要说的话,也不能全怪到教科书头上,相泽老师也应该分担一半的平底锅。

对啊,谁让他把绿谷出久和爆豪胜己这对冤家安排成同桌了呢?

相泽消太觉得自己有点无辜,绿谷出久觉得自己更无辜。爆豪胜己从来就学不会怎么和女生相处,干脆整天把绿谷出久当成小弟一样整天使唤,甚至还会在觉得课桌之间间距太小伸不开腿的时候把腿蹬在绿谷出久膝盖上。

绿谷出久还不敢也没来得及抗议呢,班里就流言蜚语四起。

哎……流言啊流言,流言的威力,让绿谷出久时隔多年,再一次想起了母亲的忠告。

“小久还是个女生啊。”

啊。


啊!


我是个女生的!


绿谷出久恍然大悟,觉得自己终于找到了一条生路。

教科书上面有说到“男生不应凭借着力量上的优势欺负女生,而应与其保持相对距离……”


绿谷出久指给爆豪胜己看,然而爆豪胜己看完嗤笑一声:“啊?你算哪门子的女生?”

笑完还意有所指地瞟了一眼绿谷出久,“胖死了,减减脑子里的脂肪吧你。”

绿谷出久睁着眼睛,半天不知道要说什么。

是要反驳前一句还是后一句啊!


不过减肥倒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


绿谷出久碎碎念,完全没听到坐在旁边的爆豪胜己发出的有些低沉的笑。


回到寝室里的时候,同寝的丽日满脸兴奋地跑来问他:“小久!今天寝室里来开茶话会吧?”


绿谷出久还没反应过来要怎么回话,丽日就已经欢呼着跳起来,“哈皮——”


于是绿谷出久同学只能揉了揉自己反复跳动的眼皮,看着丽日跑去找楼长悄摸摸的疏通关系。

好吧……


开就开!大家都是高中生有什么不敢做的!

然后就因为寝室集体吃泡面加串寝被宿管阿姨逮了个正着。

绿谷出久尽力无视掉宿管阿姨清点人数的时候越来越黑的脸色,但她发现原来自己是这么的无能为力……

啊。如果世上真的有欧尔麦特的话,那么请给我再来一次的机会吧。

第二天的校集证明了世界就算真的有欧尔麦特,那么绿谷出久该倒的霉还是要倒。

比如说,在全校同学面前被点名提溜出来,站在高台上接受万人瞩目……钉在了耻辱柱上。


我这也算是用另一种方式在雄英出了名,没什么不好的。


绿谷出久企图让自己成为一只企鹅。


后来她失败了。


哭。


秋天的清晨是不可小觑的。绿谷出久早上没有披外套还站在高台上吹了一个小时的凉风,就理所当然的在下午的第三节课左右发起了烧。

好冷好冷冻死了……


绿谷出久小声念叨着,试图用这种方式来做功让自己能暖和一点。


但她还没暖和起来呢,坐在旁边的爆豪胜己就已经忍无可忍了。


他喊了一声芦户三奈,让她摸摸绿谷出久的额头,别让绿谷出久本来就没多少的智商全化为火焰的燃料变成个傻子。

就算是在关心我,这样说也有点过分啦……


绿谷出久仍旧碎碎念,然后芦户三奈就算爆豪胜己怒吼着“老子才没有关心你”的背景音下有些担忧的说:“出久确实有有发烧呢……要去医务室看看吗?”

绿谷出久抬头看了看课程表,下节是欧尔麦特的英雄实战讲解课,她盼着这节课很久了,再加之治愈女郎不在后,新来的那位校医实在不太靠谱……

“不用啦,我趴着睡一会儿吧。”


绿谷出久笑着回答她,芦户三奈点了点头。

爆豪胜己也没在旁边看着这两个女生对话,随手扯了一张绿谷出久的本子拿做演草纸来算题。


爆豪胜己脑子转的很快,对于数学可以说是很有天赋的,满脑子里可都是……


绿谷出久。

此时的绿谷出久趴在桌子上缩成一团瑟瑟发抖。


好冷好冷好冷啊……


她小声说,一边说还一边扯扯自己的衣角,让自己暖和一点。

爆豪胜己踢了一脚上鸣电气的凳子。


“喂,把你外套给我。”


“干嘛啊……我也很冷的!”上鸣电气有点不太情愿,“你要我外套干嘛?”


爆豪胜己一句话都不想说,一点也不想承认是给绿谷出久借的外套,甚至还有点想干脆把上鸣电气埋了灭口算了的想法。


他把演草纸胡乱的揉成一团,精准无误地砸在切岛锐儿郎的后脑勺上。


切岛茫然的回过头,看见爆豪胜己面色不善地盯着他。


“把你外套给我。”他说。


“可是我穿的是卫衣外套啊?”切岛回答。


爆豪胜己不说话了。


他现在有那么一点点不想往他的左边看,因为绿谷出久正睁着她那双绿的发光的巨大眼睛看爆豪胜己。


爆豪胜己突然久违地感受到了一点不自在,他清了清嗓子,说道:“今天的天气真是他妈的太热了。”


然后把外套扔给绿谷出久。


“给我拿好啊。”


他是这么说到。


绿谷出久比爆豪胜己的身形小了不止一圈两圈,穿上爆豪胜己的外套之后整个人连胳膊都伸不出来,像一只被裹在木屑里的仓鼠。


太像了。

爆豪胜己的外套上有一种气味,不是所谓青草香气,也不是骚的上天的男香,更不是所谓淡淡烟草香气。


是一种说不出口,但是却能让人倍感安心,自带温暖的气味。


绿谷出久就裹在这件大的可以当裙子穿的外套里睡着了。


旁边的上鸣电气目瞪口呆的看着在这种气温下还敢只穿一件衬衫的爆豪胜己,觉得自己看到了真男人。





写流水账是真滴爽ovo

希望大家都来品一品这个傻diao文章.....

🌻

南方有炽热的原野,我在那里出生,长大。

我看着河流潺潺淌过,岸边的鹅卵石反射着太阳的光芒,杂草苍翠,是根下温润的土地。

雾气氤氲的时候,就躲在窗子背后,那手一笔一划地在玻璃上写字。

“希望明天能有太阳升起。”

北方有巍峨的山和簌簌的雪,压的劲松枝低。

长白雪山上总像是有鹰在旋转,凄厉长鸣。天空上是层层云朵——说是云朵已然不恰当,云团仿佛更贴切。云团如同叠嶂,此起彼伏地显出层次感来。

冲着这昏暗天色下的雪山,叩首。

再叩首。

放缓脚步,有雪落下来。

让长在南方的春草淹没在北方的漫天大雪里。


是被逼着写的文素orz

【胜出】爆豪胜己想要和人同居

正在写胜出日的贺文...先把老的废稿拿出来装作自己没有鸽
咕咕day



爆豪胜己最招同届女生讨厌的一点就是,他曾在校新闻部的记者面前,直言不讳地说道:“女朋友这种东西,老子不需要。”

曾因为这句话而上过“全校最直男癌榜”,据新闻部部长所说,这个榜是特意为爆豪胜己而设立的,因为榜上除了他空无一人。

然而爆豪胜己也不明白这句话哪里招惹到了女生们。

因为爆豪胜己确实觉得自己不需要女朋友。他爆豪胜己难道是那种害怕孤独的小孩子吗?为什么需要女朋友吔来陪伴?

况且吧。爆豪胜己眯着眼睛,吹着夏天夜里四处奔涌的凉风,女朋友是拿来让人精心保护的,他爆豪胜己是要成为英雄的人,没那么多时间对某一个人花费那么多精力。

后来他真的成为了知名英雄,天天在场上活跃,却后知后觉地发现了有人陪伴是一种多么重要的事情。

谁不想被留着一盏温暖的归家灯,谁又不想一会到家就有爱人的气息萦绕。

反正总比冷锅冷灶独守空房凄凄惨惨戚戚强。

但因为他曾经对“女朋友”这一话题出言不逊的履历,别说同届的女生了,他还被下届、下下届甚至是下下下届的女生们同仇敌忾地划分到“绝对不嫁”的那一栏里了。

凭良心讲,爆豪胜己绝对是一个幼稚男性。

啊不对,优质男性。

虽然脾气暴躁性格恶劣工作还太危险没有保险,但是架不住人家长得好看又会做饭啊。

但即使是这样,当爆豪胜己在推上发表自己想要找一个同居人的时候,粉丝们纷纷表示“爆心地还是找一个男性吧”、“女生的话感觉会很危险啊”、“找当年在ua的同学怎么样?”

综合起来就是,找当年a班的男生同居。

切岛上鸣?

有家室,算了。

尾白常暗?

不熟。

峰田实?

太色情,排除。

最后只剩下绿谷出久。

爆豪胜己想了想,发了一条推。

“你们觉得,英雄人偶,怎么样?”

然后关机睡觉。

绿谷出久啊。

爆豪胜己在陷入沉睡前在心里想了想这个名字。

其实他和绿谷的关系在打了那一架之后好转了很多,有的时候也会一起出去买一些英雄活动所需的物品或者是欧尔麦特的手办之类的东西。

但是一切都在毕业聚会上戛然而止了。

醉酒的绿谷眼神亮亮地看着他,一个趔趄扑在爆豪胜己身上。

“小胜。”他认认真真地说道,“我喜欢小胜。”

“是以后想要一直在一起的喜欢。”

他说的轻巧,爆豪胜己却第一次感到恐慌。

英雄是没有污点的。

而爆豪胜己和绿谷出久都想要成为英雄。

爆豪胜己放下绿谷出久,径直离场了。

他不知道绿谷出久记不记得他曾告白的这件事,但他知道如果绿谷出久再把这些话重复一次,他们现在可能就是日本英雄史上第一对结婚的同性恋人。

“晚上出来吃饭吧。”爆豪胜己发出了他自入夏以来和绿谷出久说的第一句话。

爆豪胜己点了烤串,回头看绿谷出久,“最近很忙吗?”

绿谷笑笑,“还好啦。倒是小胜,最近听说在找同居人,是被光己阿姨催婚了吗?”

爆豪胜己没有正面回答他,“喂,你还记得你毕业那天说了什么吗?”

“.........”没说话。

“你倒是别装哑巴。”爆豪胜己拿起手边冒着凉气的可乐,顺手把铁环拧下来,递到绿谷出久面前。

“要么?先将就一下吧。”

“要。”

“老板,再加俩烤串——”绿谷出久这么说着,声音没有起伏,可眼神分明是带着笑的。

谁管你喜欢不喜欢
产个粮不就图个开心
别一整天当什么人类审美评价师
别人产的粮好不好吃还需要你说?
净搁哪儿瞎逼逼谁愿意听一样
原话不变,你算那块儿废物垃圾王八蛋恶心胎盘
犯神经病就别上社交软件
在自己祖坟前头跳舞吧傻逼东西